第六十二章 沧浪江易主

    铛! 
    一声清越的金属撞击之声,将混沌不定的空间给撕裂了去。 
    剑是飞剑,也唤鱼肠。 
    来者不是旁人,却是一身邋遢道袍、宛如从乞丐堆中钻出来的疯道人。 
    他一剑将疟鬼河伯给荡开之后,单脚点在了水面一块浮起的木块上,随波晃荡,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好多天没洗了,我都能够闻到油腻腻的味儿来。 
    他怎么来了?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看上去没有人照顾的样子? 
    我的心中满是惊讶,而比我更惊讶的,是原本以为能够将我给压得死死的疟鬼河伯。 
    疯道人出现得太突兀了。 
    明明就已经掌控住了全局,甚至再差两巴掌就能够将这个烦人的跳蚤给一巴掌拍死了,结果冒出这么一个家伙来。 
    到底怎么回事? 
    它愤怒了,于是将手中的黑色石柱陡然扬起,化作一道巨大无匹的山峰,朝着前面这老道砸了下来。 
    在我的眼中,黑色石柱依旧还是原来的黑色石柱,但炁场之上。却增大百倍,真的有一种要把人给直接压死的恐怖。 
    这手段是疟鬼河伯刚才都没有用出来的。 
    再见到疯道人的一瞬间,它就使出了压箱子的法门来,没有一点儿犹豫。 
    轰! 
    我感觉到天地都要崩塌了一般,然而这个时候,疯道人却将手中的鱼肠剑往前一刺。 
    他刺在了空处。 
    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黑色石柱砸下来的地方,又或者说是黑色石柱根本没有砸到这里,但是他却莫名刺了一剑。 
    为什么? 
    我满脑门的疑问,然而就在我以为那不过是慌张失措的一剑,却仿佛击在了最关键的地方。 
    每一个人都有罩门,宛如龙之逆鳞一般。击之必死,而任何事物都会有最为脆弱的一点,招式自然也有破绽的地方。 
    疯道人便是击在了破绽处。 
    轰! 
    我感觉到昏天黑地的恐怖在那一刹那,陡然消散了去,黑色石柱还是黑色石柱,滔天笼罩的炁场却在下一秒消失了去。 
    而疯道人根本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和术法。仅仅只是刺了一剑。 
    啊…… 
    疟鬼河伯在那一瞬间突然间陷入了疯狂之中,他没有任何言语,就朝着疯道人扑了上来,两人于半空之中交错,然后黑色石柱与短小利落的鱼肠剑陡然相撞。 
    别看那鱼肠剑小得可怜,但要看是在谁的手上。 
    鱼肠剑在疯道人的手上。有一种诡异到极致的强大,就好像它已经突破了形状、长短的限制,在气势上,却能够与疟鬼河伯手中那无数鬼魂纠集而成的黑色石柱,拼个旗?相当。 
    两人拼得很快,越战越是恐怖,不断的轰鸣就好像是惊蛰时分的响雷一般,绵延不绝。 
    而在这样恐怖的交手之中,疟鬼河伯所布置的伤水十方灭绝大阵,居然撕裂出了一个口子来,而这个时候,我也听到了青丘雁的声音。 
    她在对岸朝着我挥手,然后大声呼喊着,让我过去。 
    我骑在火焰狻猊的背上,瞧见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拼斗,有心上前相帮,却无能为力。 
    这样级别的拼斗,不被殃及池鱼已经是够幸运了,哪里还有本事强势插入? 
    帮不了忙,那就跑。 
    我可没有太多的思想包袱,知道此刻能够帮疯道人的,别无其他,只有抵达了对岸,我与疟鬼河伯的赌约也就正式生成,既如此,它便也没有了再作纠缠的理由。 
    想到这里,我双腿夹住了火焰狻猊,就朝着那空挡冲了过去。 
    我这边一动,身处战团之中的疟鬼河伯立刻就感应到了,想要阻拦。结果给疯道人拦住,脱身不得。 
    它唯有高声呼和,叫那些徒子徒孙纷纷前来,想要将我给拦截。 
    我虽然并不是疟鬼河伯的对手,但到底还是能够扛那么多下的实力,算得上是棘手之人。面对着这些却也不慌,三尖两刃刀前指,火焰狻猊飞奔。 
    一路冲杀,竟然无一合之将。 
    倒也不是我有多么厉害,主要是这些家伙的心思各异,并没有真正上前与我拼死的决心。 
    鬼难道就不怕死了? 
    错。 
    人死了还能够做鬼,转世轮回,而若是鬼灭了,那就真的灭了,化作飞灰而去,再无以后了。 
    你当它们真不怕? 
    在这样的冲杀之下,我终于冲到了对岸,火焰狻猊跃上了岸边,我立刻转身过来,朝着正在于疯道人奋力拼杀的疟鬼河伯大声喊道:“河伯大人,你看,我已经抵达岸边了,你与我这位朋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如停手?” 
    我高声呼喊着,本以为给一个台阶,那疟鬼河伯就会下,没想到它居然并不停手。 
    它显然是打出了火气来了。 
    战斗依旧在继续,然而这个时候,我却突然间感觉到了不对劲。 
    疯道人不知道为什么。给我一种陌生的感觉。 
    与疟鬼河伯斗得越久,他越是古怪。 
    渐渐的,我竟然发现疯道人在这般不利的情况下,居然占了上风。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惊住了,而这个时候青丘雁出现在了我的旁边,也是一脸错愕。说你真的是太能藏了,说,你那日被我擒住,是不是故意的? 
    啊? 
    我回过头来,望着她,说为什么这么说? 
    青丘雁说因为你刚才的表现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你当日若是这般强悍,我哪里能够生擒于你? 
    我苦笑了一声,说明明是你偷袭的好不? 
    青丘雁不谈这个,指着江面上与疟鬼河伯拼斗的疯道人,说这人到底是谁,竟然这般厉害? 
    我说这个是我朋友,也是我们师门里的人。 
    青丘雁一愣,说苗疆万毒窟的? 
    我摇头,说不,南海一脉的。 
    青丘雁耸了耸肩膀,表示没有听过,我也不理她。因为这个时候江面上搅合成一团的双方突然间一分,那身穿大红袍的疟鬼河伯退到了一遍,一边喘气,一遍说道:“为什么?” 
    疯道人出奇地没有疯癫,而是宛如绝世高手一般地悬空而立,平静地说道:“什么为什么?” 
    疟鬼河伯指着对方,说你为什么会对阴魂鬼灵的手段这般了解?我与你交手,总感觉处处受限,就仿佛跟自己交手一般,这太不正常了。 
    疯道人指着这条沧浪水,说这条江是你所管辖的? 
    疟鬼河伯点头,说对。 
    疯道人一挥手。说我需要借助这江水之力,炼化己身,所以从今日开始,这河伯之位,由我来做,至于你,爱滚哪儿,就滚哪儿去…… 
    疟鬼河伯一瞬间就狂躁了起来,指着疯道人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谋算我的位置,找死!” 
    疯道人手中的鱼肠剑变得越来越亮了,在这青蒙蒙的夜色之中。就宛如头顶上面的月亮跌落下来一般。 
    随着这光芒的汇集,疯道人的气息变得越发汹涌。 
    随后竟然如那海啸一般,铺天盖地。 
    这种气势恐怖,就连我们站在岸边的这些人,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刺激,站立不住。止不住地就往后面退了几十步。 
    我们离得这般远,都尚且如此,疟鬼河伯身处其中,则更是首当其冲。 
    他这个时候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恐惧,忍不住说道:“就算是我让出这个位置来,你也当不了河伯,因为唯有阴灵,方才能够融合这水脉之力……” 
    疟鬼河伯提出这疑问的时候,疯道人已经升到了半空之中。 
    呼呼的风从不知名的空间吹了过来,将他的长发卷起。 
    一种与疯道人相似,却更加沉着沧桑的声音,从半空中响起来:“人的身体宛如孤舟,这人生便是一场苦旅,如何抵达彼岸,无数先贤都曾经有过摸索,而对于我来说,这躯体不过是一座牢笼,困住了我,也困住了我心中的魔;如果能够将这身体沉浸在大江之中,用水脉之力融练,那我便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那么,对不起了,你的位置,我要了。不给,你死。” 
    话语落下的最后,我看见了一道剑光。 
    那剑光是从鱼肠剑之中迸发出来的,而当它出现之后,却是与鱼肠剑没有了半毛钱的关系。 
    它就是它,毁灭一切的剑意。 
    我在瞧见它的那一瞬间。直接从火焰狻猊的背上跳了下来,跪倒在地。 
    我泪流满面,因为那是南海剑法的终极奥义。 
    尽管我并不明白这样的境界到底是什么,但是却能够感受到南海降魔录在那一瞬间,响彻了整个天地。 
    我身作牢笼,降服天魔。 
    灭! 
    唰……剑光纵横天地。一道化三道,三道化万道,万道化亿万,又归于一处。 
    这其中的剑意,又如何是凡人所能够领悟的呢? 
    我激动得不能自抑,而当剑光消失之后。那热闹非凡的江面之上,恢复了一片寂静,万千喧闹归于一处,淡薄的雾气横锁于江面,月色清冷,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头顶上突然间有一物遮蔽了天空,飘飘荡荡地落下。 
    我身边的青丘雁腾空跃起,落下的时候,手中抓着一件破烂红袍。 
    她拿在手中,轻轻叹道:“统治了沧浪江几百年的疟鬼河伯,如今,易主了……”

猜你喜欢: 《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 《八零好时光》 《极品圣僧》 《[综]我们城主冷艳高贵》 《一品逃犯》 《昭昭大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