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交心

    《大话西游》看过没有,当从猪八戒那恶心的猪头口中,发出青霞的声音来,是不是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同样的道理,当从这短发女人的口中,听到一声低沉的男声,我也有些陷入迷茫之中, 
    不过我很快就回过了神来,蹲下身来,然后沉声问道:“告诉我,我师父到底给你们弄到哪儿去了,” 
    那短发女子的脸色不怒自威,说什么意思,你师父是谁, 
    我听到这别扭的声音,终于忍不住了,说你难道是黄养神, 
    她点头,说对,正是我, 
    我说你这会儿不是久丹松嘉玛了, 
    短发女子的身子突然间抖动了一下,青筋浮现在了额头之上,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一般,浑身直发抖,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问了一句话:“我妹妹鬼鬼呢,” 
    我不确定面前这人的身份,所以保持着距离,然后说道:“我女儿正在找她不过刚才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估计活不成了,” 
    她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显得十分痛苦, 
    我盯着对方,说怎么了,都想起来了, 
    短发女子长长叹了一口气,却也不试图反抗,而是冲着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当初的一个逞强,竟然让自己陷入到了这般的田地,还害死了自己妹子,实在是可悲小兄弟,我已再无斗志,心无牵挂,能否帮我一个忙,” 
    我保持着戒备,然后说道:“你讲,” 
    短发女子说道:“你应该也知道,这具身体里,还藏着另外一个人,她叫做久丹松嘉玛,是邪神奎师那统治世间的使者和工具,不但如此,她还在青藏高原腹地的地下世界里面成立了一个极恶的邪教,招兵买马我不确定自己能够保存多久的清醒,如果让她再一次占据身体,只怕事情就危险了,所以,你能够把我杀了么,” 
    啊, 
    我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请求,一时之间,难免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短发女子却是继续说道:“将我杀死之后,还麻烦你一件事情,” 
    我脑子里面有些堵,下意识地说你讲, 
    短发女子说鬼鬼的胆子其实一直都很小的,人也太过于善良,其实就像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女孩,我死了,正好陪着她一起奔赴黄泉,而如果有可能,劳烦你帮忙将我们安葬在一起,然后将我们的墓地地址通知一下荆门黄家,谢谢…… 
    黄养神, 
    这个温文尔雅的声音,一定就是黄养神, 
    对方倘若是歇斯底里,我倒也没有所谓,但对方此刻这么一弄,搞得我颇有些头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面对着她期盼的目光,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说你先别想着死,酒陵禅师告诉我,说你是宗教总局的重要人物,他们那里人才济济,如果能够将你上交给国家,说不定会有人能够帮得了你, 
    黄养神显得十分悲观,说你们是没有见过邪神奎师那,不知道它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我忍不住顶了他一句,说王红旗也不能, 
    黄养神愣了一下,说你认识王红旗,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说你既然什么都知晓,那么麻烦告诉我,我师父究竟在哪里, 
    黄养神看了我一眼,显得有几分犹豫,不过最终他还是叹了一口气,说在我父亲的手中, 
    我焦急地问道:“黄门郎,” 
    黄养神点头,说对,父亲应该是想从他那里得到有关于南海一脉的法门,所以将其拘禁了,通过各种办法逼问对不起,他也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这样,我写一封信,你拿着这个去见他,他应该会放弃彼此的恩怨,将你师父交还给你的, 
    我听到这话儿,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儿子对于父辈的维护,但还是忍不住讥讽道:“仅仅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 
    黄养神低下了头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对于这事情,我很抱歉,如果需要,你拿我来出气,这都无所谓……” 
    我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想起荆门黄家庞大的势力,不光是黄家双星的强大,还有黄家本身的底蕴,以及那神秘莫测的杀手组织黄泉,跟它硬碰硬,的确不是一件明智的行为, 
    如果由黄养神出面帮我圆场,让荆门黄家将我师父给还回来…… 
    那么我岂不是可以轻装上线,没有任何顾虑地找黄家麻烦了, 
    对, 
    我们这一次出山,是为了帮蛇婆婆报仇,而蛇婆婆的死,有三个人需要负上责任,其一就是直接凶手康妮,其二就是控制康妮的久丹松嘉玛,其三便是主谋黄门郎, 
    现如今康妮失踪不见,而且即便是找到了,这事儿只能够推到食脑虫上面来,对着小米儿的这位师姐,我也下不了手, 
    蛇婆婆也未必会怪康妮, 
    至于久丹松嘉玛,就藏在我面前的这具身体里,尽管我可以一刀将其宰杀了去,一了百了,但为免会错杀好人, 
    我从黄养鬼的口中得知,她哥哥黄养神曾经是一个曾经与黑手双城并列的宗教局大佬,如果有没有那一次的意外,说不定现如今他已经是统管一方的诸侯了, 
    这样的黄养神,曾经为了维护这个时间的和平与安定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事儿倘若酒陵禅师没嘱咐,又或者不知晓,我偷偷摸摸宰了也就宰了,顶多在心里面背负着一点儿负担就是了,但此刻却不行, 
    如果我杀了他,只怕不但是荆门黄家,就连整个宗教局都将会是我的敌人, 
    别看黑手双城此刻对我还算不错,但如果我杀了他的兄弟,说不定也会调转枪口,朝着我过来, 
    我只是一个刚入江湖没几年的小小修行者,还真的惹不起这么多人, 
    所以将他上交给国家,这是最好的选择, 
    最后一个,就是黄门郎了, 
    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我是准备跟他死磕到底了, 
    思谋许久,我将黄养神的双手解开,然后拿出了纸笔来,他趴在旁边的石板上面,思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提笔疾书, 
    他写得很快,我在旁边瞧着,发现字迹颇为阳刚,一看就知道是男子写的, 
    短短几百字,黄养神几乎是一挥而就,然后将信纸递给了我, 
    我拿起来,眯眼打量了一下,瞧见信件里面大体的意思,也就是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让父亲不要再执拗,希望他能够顺势而为,将人交还出来, 
    在信件的结尾处,他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得很恳切, 
    我翻来倒去看了几遍,觉得并没有隐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信息,于是将信纸折叠了起来,收好,然后指着旁边的程程说道:“这个孩子被久丹松嘉玛给宠坏了,但本质上应该并不算坏,如果有可能,你需要好好管教一番,” 
    黄养神有些尴尬,说这个,呃…… 
    我说怎么了, 
    黄养神说她实际上是陈志程的孩子, 
    呃……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黄养神说道:“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孩子,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再误入歧途的……”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的天边突然多出了一大片的红霞来,让人惊讶,那黄养神已然得知邪灵教在进攻青城山了,瞧见这情形,不由得站了起来,说不好,这个样子,好像战况不利啊, 
    我有些不敢相信,说不可能吧,偌大青城山,五阁八寺十二观,还有三位鬼仙,强者无数,怎么可能会战败呢, 
    黄养神说你是不知道邪灵教的厉害,别的不说,就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小佛爷一人,便是天纵之材,几乎无人能敌青城山的三位鬼仙四海远播,他既然敢来,自然是有所克制的, 
    我说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留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黄养神说那是自然, 
    我开始担忧起来,然后呼唤了小米儿几声,过了好一会儿,从远处传来了小米儿的声音,又过了半分钟,她方才赶了回来,丧气地对我说道:“爸爸,我找遍了这一大片,都没有找到人,” 
    啊, 
    小米儿的话语让我多了几分忧愁,看了黄养神一眼,她沉吟一番,说很有可能是久丹松嘉玛的手下将人给带走了, 
    我说我准备去山门之前打量一下,如果有可能,准备突围出山,你什么意见, 
    黄养神说我不确定久丹松嘉玛何时会回返,所以你要控制好我,随时准备将我给杀了,免得给她机会,知道么, 
    听到他说得如此坦白和真诚,我的戒备心放下了一半, 
    当下我便让小米儿解开了黄养神的束缚,有黄养神抱着程程,而小米儿则看住黄养神,我在前面带路,离开了泰安古寺, 
    我们朝着山门之前匆匆而走,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山谷之中的小镇前,发现那儿许多房子都给点燃了,无数人影充斥其间, 
    啊, 
    我心中诧异,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左边的山道上,冲来了一支队伍,

猜你喜欢: 《又生一秦》 《电弧中的高级玩家》 《权臣本纪》 《诱婚之军妻难征服》 《百日春梦》 《一枪破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