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事后余波

    我说不管你们看见了谁,现在我们都得赶紧走, 
    黄胖子一愣,说去哪儿, 
    我说找个地方休息,我有点扛不住了, 
    老鬼伸手过来,按在了我的脖子上,关心地说道:“怎么,受伤了,” 
    我摇头,说还好,不过特别需要休息, 
    老鬼没有再多说,将我直接背在了背上,然后说道:“你闭眼休息吧,我带你回去睡觉……” 
    我说别去南城基地,我们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没人知道的地方, 
    黄胖子这时说道:“那就去慈元阁的安全屋吧,我知道这附近就有一个,我们在那里先歇一晚上,” 
    我极度亢奋之后,眼皮发沉,身体陷入了不可逆转的疲惫期,点了一下头,说好,就去那里, 
    两人背着我,来到附近,此刻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打了车离开, 
    路上的时候,黄胖子还是忍不住,说我瞧见那个人了,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个…… 
    我模模糊糊应了一声,然后便睡了过去, 
    一路颠簸,我睡得深沉,路上仿佛下了车,又几近折腾,然后好像进了屋子,我给放在了床上,眼睛都没有睁开,却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随后,不知道多久,我开始做梦了, 
    梦里面是璀璨的星空, 
    万般星子在我的头顶之上,它们眨阿眨,眨啊眨,仿佛遵循着某种规律,让人看得一阵心神摇曳, 
    而我却仿佛心有所得,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在床上沉思了许久,终于将先前的事情给缓慢地回忆了起来,又将意识沉浸进入了龙脉社稷图之中,方才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关于王红旗那一部分的记忆,它应该不是梦, 
    虽然不是梦,但也仿佛做梦一般, 
    我站起身来,虽然连日征战,却感觉全身的骨骼作响,噼里啪啦之后,莫名地就是有了许多的精神, 
    我来到了窗边,往外打量着, 
    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阵意外,几公里之外的景象,此刻却如此清晰而真切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来,一切都仿佛那般的真实, 
    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能够感受得到龙脉社稷图里散发出来的那浓郁龙脉之气,此刻却是浸润了我的全身, 
    它像是温养法器一样,将我的身体给不断锤炼, 
    这使得我的身体,变得如同法宝一般, 
    磅礴而精纯的能量冲刷,它让我变得有点儿不像是以前的自己, 
    当然,这仅仅只是开始, 
    我现在相信了,王红旗的话,并非吹牛, 
    我有一种冲动,假以时日,我王明定能够让这世间无数巅峰之人不敢小瞧于我, 
    就在我心潮澎湃的时候,门外有人敲响了门, 
    “醒了么,” 
    老鬼在门外问道, 
    我应了一声,把门给开了起来,瞧见老鬼的气质也与往日不同,变得更加内敛沉静, 
    他盯着我,说介意说一下昨夜的事情么, 
    经过了昨日的猜疑,我不想在自己最重视的兄弟面前撒谎,于是将与两人分别之后的事情,跟他说起, 
    听我说完,老鬼并没有特别羡慕,而是问道:“王红旗似乎对黑手双城十分忌惮,既然如此,为何又会选择把他提到那个位置上来,而且我听说,黑手双城是王红旗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以后肯定是要接替他那职位的……” 
    我摇头,说不清楚,难道是找借口给我发福利, 
    老鬼笑了,说你觉得王红旗是那种人, 
    我苦笑,说若是,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儿孙辈来玩手腕了,王崇就是他给玩死的,可是他除了一点儿歉意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伤感像这样的大人物,感情什么的,都太廉价了,打动不了他们的心, 
    老鬼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说龙脉之事,出得你口,入得我耳,不传第三人,连胖子都不要告诉,这是为了你我的安全,可知, 
    龙脉一事,事关重大,天知道我们动了多少人的蛋糕,对于这件事情,我需要十分低调,将其隐瞒, 
    至少得在羽翼未丰之前,我都不能透露半颗字, 
    要不然,别的不说,现如今在龙城修行的那些隐士,肯定会跑出来,满世界追杀我的, 
    就连看似公允无比的组织上,对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公平可言, 
    如果可以,知道真相的他们甚至会选择对付王红旗, 
    只是,我父亲…… 
    得知我的担忧,老鬼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放心,王红旗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办法帮你隐瞒一段时间,而这个时候,我们离开京都,实在不行,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去,等到你真正能够站起来,无惧任何人了,到时候谁还敢惹你, 
    听到他的建议,我握住老鬼的手,真诚地说谢谢,谢谢你,老鬼, 
    老鬼嫌弃地拍开我的手,随后忍不住笑了,说你以后可真的是一条粗大腿了,喝汤吃肉就看你了,我特么也得好好抱着呢…… 
    我也忍不住笑了, 
    笑过之后,我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这个事儿是王红旗一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关于南海剑怪的事情,以及被抓走的王千林, 
    听到我详细说起了整个世间的来龙去脉,老鬼皱眉,说你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我点头,说对,两人从火场之中冲出来,王千林冲破了众人的阻拦之后,居然一点儿都不管南海剑怪,自己个儿夺路狂奔,这点儿让我很奇怪他本来就是为了救南海剑怪而来,费尽千辛万苦,本就不惧死亡,为何到最后,却是那般的表现,这是其一,其二他根本没有受到什么重创,结果没跑多久,人便直接昏迷了过去…… 
    老鬼盯着我,说你的猜测呢, 
    我苦笑,说我的这猜测,脑洞开得有点儿大你想想,如果在当时,南海剑怪与王千林两人互换了身体,也就是说留在那里拖延时间,并且最后被镇压了的人,是王千林,而南海剑怪则随着王千林的身体离开了去…… 
    老鬼点头,说也就是说,让曾经的天下第一人虚清真人和创建了邪灵教的沈老总都为之敬佩,让王红旗都满是敬畏的南海剑怪,他终于被放出世了, 
    这事儿,可能么, 
    我一想到这个可能,顿时就止不住地打冷战,老鬼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是把这件事情跟黑手双城联系一下,问问他的意见, 
    我说王红旗还叫我日后干掉黑手双城呢,这会儿找黑手双城干嘛, 
    老鬼笑了,说他只是为了防止黑手双城日后坐大,尾大不掉的时候有人监督,就如同纪检委一样,而人纪委也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又不是一上来就举起屠刀昨天黑手双城的表现你也瞧见了,人家那是真的拿命来跟敌人拼,差点儿就死了,论起屁股正,你未必比得了人家, 
    的确,黑手双城宛如定海神针、中流砥柱的表现,的确是让我为之震撼, 
    这样的他,着实让人敬佩,也当得起黑手双城的名声, 
    江湖上,提到此人,都是肃然起敬,别无二话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指挥得动海常真人、三绝真人那些天下间顶尖的高手, 
    除了修为,还有威望,和赫赫战绩, 
    我想了一下,说好, 
    老鬼说另外你睡着的时候,黑手双城打了电话来,问起此事,我给敷衍过去了,他让我们休整完毕之后,去总局报到, 
    我说那边还有什么事情么, 
    老鬼说昨天一役,算得上是大获全胜,虽然没有找到幕后黑手王秋水,但是将邪灵教以及奉邪灵教命令的许多家伙都给擒获了,剩下的就是继续追捕,没有什么大事儿了我听那边的口气,好像在西北天山那边,邪灵教的大部队已经覆灭了, 
    啊, 
    我说西北天山,小佛爷带队的那帮人么, 
    老鬼说对,听说我们的老熟人左道在那里撑着的,应该也是赢了, 
    我此刻精神抖擞,想了想,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那行吧,我们赶过去,在这里躲着也不是什么办法, 
    老鬼说你状态好一些没有, 
    我说从来没有像现在那般美妙过,只不过想要有一个质的飞跃,好需要一段时间的笑话,走,黄胖子起床了没有,我们去宗教总局对了,他们有说小米儿没, 
    老鬼说还在津门的实验室,不过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 
    我点了头,然后去另外一个房间将黄胖子给叫醒,简单洗漱之后,三人打车前往宗教总局, 
    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我们到的时候,宗教局大门紧闭,平静而深沉,来到大门口,我们去门卫室登记,瞧见了守门的苟老,他打量了我们一眼,说别登记了,进去吧, 
    我一愣,说啊, 
    苟老说小陈特地交代了,让你们来了,直接去他的办公室小李,你带他们过去, 
    听到这话儿,我拱手道谢,那个宗教总局的创始人之一挥了挥手,没有多说, 
    不过我看得出来,他看向我们的眼神之中,满是敬意, 
    也就是说,昨日一战,我们的表现,已经征服了一部分心中热爱这个国家的人, 
    想到这里,我顿时觉得昨日酣战,真特么值得,

猜你喜欢: 《休夫》 《孙小鹤的探灵日记》 《dnf之狂神》 《心灵赞歌》 《万古一志》 《北境苍穹》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