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美艳不可方物

    看得出来,这个三目魔僵对于久丹松嘉玛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仅仅一头的死亡,就将这个隐藏幕后的家伙给引了出来, 
    然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我绝对不能停下, 
    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那三目魔僵的威胁性更甚于久丹松嘉玛,这是无可置疑的, 
    怪只怪对方额头之目中射出来的死亡射线太过于恐怖了, 
    我若是一个不防备,给击中一下,前面所有的努力就都会消失一空,而我也将满盘皆输,直接去黄泉路上排队了, 
    所以,不能停, 
    我翻身而起,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湮灭之力出现在背后,没有任何犹豫,反手就是一刀, 
    果然,这些三目魔僵虽然是僵尸,但是看起来智商却并不低, 
    在我跌落的一瞬间,就有家伙再一次朝我发来了死亡射线,试图趁我不备的时候来一场突袭,只可惜对方并不知道,我对于生死之事的敏感,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三尖两刃刀再一次将死亡射线给拍中,然后砸向了另外一头的三目魔僵, 
    砰, 
    那家伙给猛然攻击一下,身子猛然一抖,朝着身后退去,几步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来, 
    这个时候我也瞧见了刚才被我插中眼珠子的那三目魔僵此刻模样,当对方额头上面的眼珠子给我捣碎之后,居然发生了一场恐怖的爆炸, 
    巨大的能量湮灭和爆发之间,那三目魔僵的脑袋、包括上半个身子都化作了一空, 
    原地还剩下半截身子,不过却再无声息,轰然倒塌在地, 
    果然,最强之处,与最弱之处相通, 
    弱点,在额头眼睛处, 
    想明白这件事情,我的小无相步立刻发动,下一秒,我出现在了那跌倒在地的家伙跟前,抬手就是一刀,插向了那家伙的额头去, 
    然而在这个时候,对方却已经有了防备,居然将双手交叠,堵在了额头之上, 
    我的三尖两刃刀插在对方的手掌之上,就仿佛厚厚钢板,不得其入, 
    然而在那一刹那,逸仙刀却再一次被我祭起, 
    斩魔决, 
    我用的这一招并不复杂,简单的声东击西之术而已,不过就在众人都被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吸引之时,逸仙刀却扎进了对面不远处的另一头三目魔僵身上去,随后陡然抽出, 
    轰…… 
    又是一阵恐怖到了极致的爆炸,溶洞整体都为之颤动,就好像是地震了一般,而我们头顶上的穹顶也有一部分支撑不住,居然直接跌落而下, 
    大片尖锐的钟乳石折断,跌落下来,将刚才那一头三目魔僵给淹没了去,而下一秒,逸仙刀却瞄上了另外一头, 
    铛, 
    一声脆响,火花四溅,有了前车之鉴,这一回我再也不能奇兵突出,逸仙刀惊起一阵火花,最终又回返到了半空之上来, 
    嗡、嗡、嗡…… 
    它在半空中不断蜂鸣着,就仿佛催命符一样, 
    这个时候的我,终于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那两头剩余的三目魔僵此刻全部都用手掌交叠在一起,然后捂住了额头上的眼睛, 
    这样一来,对方的死亡射线使用不出,我的压力顿时就是小了一点儿, 
    毕竟那恐怖的死亡射线,对于我的威胁性太大了, 
    这个时候,我方才有闲心去找寻刚才出声的久丹松嘉玛, 
    很快,我的余光捕捉到了她, 
    那女人站在了一大片的土堆之上,浑身冒着一股燃烧不定的黑色烈焰来, 
    在瞧见对方的一瞬间,我的目光就移不开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对方的美丽, 
    的确,此刻的久丹松嘉玛大眼睛、大长腿、网红脸,气质妖娆,就好像是网上那养眼小图片化作真人一般,对于许多人来说挺具有吸引力的,但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感受到了对方带给我的威胁, 
    这种威胁,远比三目魔僵要来得恐怖, 
    两人隔空,遥遥相望, 
    而与此同时,那两头三目魔僵就好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赶紧跑到了那大土堆的旁边站着,一左一右,就好像哼哈二将、左右护法, 
    我所在的这巨大溶洞,此刻除了我与久丹松嘉玛之外,也就只有这两个不知来历的死物了, 
    这是皇城对决么, 
    我忍不住有点儿想笑,不过即便是孤身处于险地,却也是没有半点儿畏惧自信, 
    事实上,该恐惧的,应该是对方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土堆之上、居高临下望着我的久丹松嘉玛望着周遭一切,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们,” 
    呃……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一阵骄傲, 
    一般来说,有实力才会谈判,没实力人早就弄死了你看得出来,在对方的眼中,我已经归属于有实力的一方了好,既然要讲道理,那我就跟你讲一讲道理, 
    我抓着三尖两刃刀,凝目打量着对方,然后说道:“久丹松嘉玛,我不管你是哪路鬼神,但是却也让你知晓你奴驭我的朋友黄养鬼,不但将其弄成自己的傀儡,甚至还间接害死了她,现如今连死去的她也不放过,又成了你的工具,我若无动于衷,是为不义;你从黄养鬼手中的鲲鹏石里将我师父取出,生死未卜,我若不管,是为不忠……我若不杀你,心中难安,念头必不通达,” 
    啊…… 
    我的话语让那女人一瞬间就变得恼怒无比,她怒吼一声,竟然直接从那石堆之上一跃而下了来, 
    她居然亲自杀上来了, 
    这个更愿意躲在幕后的女人,此刻却是给我弄得如此狂躁,这事儿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有一点儿稀奇,不过我却也不敢对其有太多的轻视, 
    我曾经与其交过手,也听过她曾经的过往, 
    悬空寺的慧能禅师厉不厉害, 
    我可曾瞧见此人一出关,便如同定海神针一般的威势,就连那鬼步飘渺的程程,最终都折在了他的手中去, 
    那人虽然作为一个掌门并不合格,但是作为一个修行者,却是相当的厉害, 
    至少他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 
    结果一转眼,他就给我面前的这个女人给灭了,干净利落,最后连累整个悬空寺都毁了去,若不是之前的悬空寺分过了一次家,说不定这个屹立西北多年的佛宗,从此之后就断了传承,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如此,我越是兴奋, 
    此刻的我有点儿明白了天底下为什么会有武痴这样的生物, 
    因为与强者交手,这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是一件有着莫大吸引力的事情, 
    修行者能够在这样的过程中,快速提升自己, 
    只要不死,必有所悟, 
    而对于我来说,王红旗在我的内心之中播下了一颗种子,此时此刻的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浑浑噩噩的王明,或者什么隔壁老王了, 
    我的目标已经变了,那就是天下第一,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因为武者,或者说是修行者,用来决定名次的,从来都是用拳头,你把对方打趴了,证明你就比别人厉害, 
    这是一个很朴实的道理,是个人都能够明白,可比文人打嘴炮、对喷,说一大堆“微言大义”的话儿要简单得多, 
    我也知道,在前往天下第一的路上,会有无数的艰难,也需要跨越无数的山头, 
    有的山头,甚至是我以前一直需要为之仰望的, 
    但我并不畏惧, 
    龙脉供养天下气运,又或者说是这十几亿的人,然而十分之一,却独归于我, 
    世间还有什么筹码,比这个更加厉害, 
    而久丹松嘉玛,不过是我前进路上的一个绊脚石而已, 
    上, 
    两人在一刹那之间,便动手交锋了起来, 
    我的逸仙刀没有动,留在了半空中监视那两头三目魔僵,只要对方一挪开手,我就将对方给插爆, 
    三尖两刃刀向着前面这女人劈砍而去,而对方在与我错肩而过的一瞬间,终于拔出了一对锋利的利剑来, 
    这剑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这样的造型,在江浙一带,被称之为越女剑,也被人唤作秀女剑,一般来说,是名门闺秀所用的,而她自诞生起,最大的用处就是维护女性的贞洁,在受到屈辱的时候,用来自尽的, 
    但就是这样的利剑,在久丹松嘉玛的手中,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用处, 
    近身搏击,贴身而战,这玩意远远要比三尖两刃刀要强上许多,而那女人的身子异常灵活,忽隐忽现,就如同鬼魅一样,三两下,便越过了我大开大阖的刀势,挤入了我的跟前来, 
    一到跟前,她手中的越女剑便插入我的要害之中, 
    歹毒犀利,一剑毙命, 
    对方是如此的专业果决,然而我的心中,却有一种掌控全场的信心油然而生, 
    以前的她,在我眼里只是一道幻影,但是现在却不同, 
    太慢了, 
    轰…… 
    就在那越女剑即将捅入我的心窝子时,我的身上突然间冒出了滚滚烈焰,而我的左手也突然出手,一招十三层大散手的揽雀尾,却是抓住了对方握剑的手腕, 
    哎呀,好滑啊……

猜你喜欢: 《仙界商业街》 《爱卿别走》 《重生之大当家》 《凡之念》 《追寻爱的踪迹》 《邪帝传人在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