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王员外鳞甲人

    一头又一头,那种长相古怪,背身一对肉翅的夜魔从青铜大门外陆续走出,瞧见这些体型高大的家伙,陆续而出,我的脸色变得有一些难看, 
    如果在老鬼还没有尝试突进之前,我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忧,但此刻的老鬼可是身受重伤的, 
    尽管他并没有说太多,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此刻的老鬼,如果被几头夜魔近身,甚至都没有自保的能力, 
    然而此时此刻,除了硬着头皮面对,也别无其他办法了, 
    我回身,招呼小米儿,说照顾好他们两个, 
    小米儿带着老鬼和宋加欢两人往角落处退去,避开了那些恐怖的石像,还有青铜大门这儿,而我则横刀而立,就准备着这帮夜魔如果要杀我,我便也冲入了石像群中去,利用那些恐怖的石像来牵制住这些夜魔, 
    然而当十二个夜魔步入殿中,最后出现那个人,却是让我大为诧异, 
    这个家伙浑身冒着黑气,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上,布满了青黑色的鳞甲,一片一片的,紧紧挨着,就好像是鱼鳞一般, 
    这是一个人,浑身上散发着诡异气息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与他对视的时候,莫名生出几分熟悉感来, 
    这人被众多夜魔给簇拥着,走入了场中,目光左右扫量,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气, 
    这人很强, 
    我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开,而那人的目光却是落到了我的头上来, 
    呼啦一声,十二个夜魔立刻化作了一道锋矢一般的阵型,朝着我遥遥罩来,而我则使劲儿抓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就准备着对方一动手,我立刻就往石像群中冲去, 
    然而我虽然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气,但是这些家伙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因为那个为首者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大殿那边的高台上, 
    高台之上,有伏羲氏的石像,而在石像之前的台面上,则有传说中的河图洛书, 
    这玩意的诱惑力,要远远比我更大, 
    十二头夜魔,将那人给围绕,然后根本不理会我们,而是走到了石像这边来, 
    它们似乎知道靠近石像,那些东西就会动,所以在十米之外,便停住了脚步,然后开始仔细打量起了殿中的情形来, 
    谋定而后动, 
    这是一帮极有头脑的人,而这样的家伙,真的就是劲敌, 
    我的心情有些紧张,倒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因为老鬼和宋加欢都受了伤,而小米儿一个人未必能够照顾得过来, 
    这些人,特别是老鬼和小米儿,任何一个人出了事,我都是无法释怀的, 
    眼看着这帮人就要闯阵,那青铜大门的光芒浮动,却是又有一伙人赶了过来,而为首的我居然也是认识的, 
    刚刚逃走的邱三刀, 
    不止邱三刀,他身边还有七八人,胡人凤也在其间,而最让我为之诧异的,是我还瞧见了一个有点儿意料之外的人物, 
    王员外, 
    他走在了队伍的最后,穿着一件黑色的劲装,在袖子口上面,还缠着一根白布, 
    他父亲刚刚死了不久, 
    王千林是离奇而死的,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在于王千林正是南海剑怪的班底力量,甚至极有可能就是南海剑怪的弟子, 
    他为了解救南海剑怪,孤身深入龙脉,结果最终被擒获了去,然后在民顾委的审问过程中,突然就传来了死讯, 
    王千林子嗣不多,就只有王员外一个儿子, 
    我与王员外有打过交道,虽然他父亲王千林是顶厉害的修行者,实力甚至能够排进天下十大之中去,但王员外却并不是什么顶厉害的人物, 
    他反而更像是一个简单的纨绔子弟, 
    只不过这仅仅只是我的臆想而已,在得知那勘探队的组织者,正是千通集团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王员外要么就真的只是一个纨绔,要么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又或者,千通集团里面,除了王千林之外,还有高人, 
    那人或许也是南海剑怪的弟子, 
    这一伙人走入其中,也是扫量了一下场中,然后对上了刚才的那一帮夜魔, 
    这也难怪,比起那帮人来,我和老鬼几个人,都不过是些游兵散勇,小杂鱼而已,在全力收敛气息的情况下,实在是提不起对方的兴趣, 
    但是邱三刀的目光,却是一直死死地盯着了我来, 
    而当王员外与邱三刀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也明白了邱三刀到底是哪里来的叛徒, 
    原来他投靠的并不是荆门黄家,也不是邪灵教,而是千通集团, 
    王千林因为曾经是黄金王家的外门旁支的缘故,一直跟天池寨保持着一定的关系,但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也在天池寨安插党羽, 
    所有的疑团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解决,我现在唯一不清楚的,就是王员外这个人, 
    他在这里面,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如果他全部都知道的话,不应该是之前那样的一个表现;但如同他是匆匆接收父亲的遗产,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就在我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王员外一帮人已经走到了夜魔群的跟前来, 
    他并没有上去就干,而是伸手,朝着那鳞甲人拱手,说既然都到了这里,那便也是缘分,此处大阵无比凶险,不如我们一同破了这法阵,再商量战利品的归属,可行, 
    那满身都是鳞甲的魔头居高临下的望了一眼王员外,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开口说道:“好,” 
    比起身边的夜魔来说,这个家伙反倒像是一正常人, 
    尽管长得十分古怪, 
    说完这些,他却突然间转过身来,指向了缩在了角落处的我们,说那几个人怎么办, 
    王员外回过头来,望向了我们这边来,深深地看了一眼,说小杂鱼,不用管, 
    他说是这般说,但我却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之中,所蕴含的深意, 
    邱三刀认出了我的身份来,王员外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他却当做看不见, 
    那夜魔头领似乎认可了王员外的说法,点了点头,说好, 
    两帮人来到了这石像的跟前,凝视了好一会儿,接着王员外开口说道:“这是伏羲氏门下一百零七臣子,当初他便是凭借着这一百零七人,将文明的火种传播,将部族在动乱的洪荒之中保存了下来这里面的每一个臣子,都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 
    夜魔头领开口,说我能够感受到那种恐怖的力量,只要一走近它们,那种力量就会像火山爆发一样,涌动出来, 
    说罢,他那一双幽绿色的眸子,认真地打量着王员外,说你有什么办法么, 
    王员外说阁下显然早就胸有成竹了,又何必问计于我, 
    夜魔头领说再厉害的东西,总是会有源头的, 
    王员外也笑了,说对,只要斩断这些力量的源头,那一切都将不再是威胁你觉得那力量的源头,是来自于哪里的, 
    夜魔头领指着高台之上的那块龟壳,说应该就是那个, 
    王员外吐出了四个字来:“河图洛书,” 
    都是明白人,不过说了这么多,河图洛书又将如何拿到手里呢, 
    我死死地盯着这两人,而在这个时候,却见王员外脱下了鞋子,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他走到了最外面那尊石像的十米之外,就在我们以为他就要往前走去的时候,他却突然跪倒在了地上, 
    他的脑袋,重重地往光滑的地板上猛然一磕, 
    这一下,有鲜血飞溅而出, 
    然而王员外却浑然不觉,就仿佛朝圣者一般,口中轻轻念叨着什么,一步一跪拜,朝着前方匍匐而去, 
    那些石像就仿佛真的只是石像一般,纹丝不动,就好像刚才我们经历的,都不过是幻觉, 
    这是什么状况, 
    我有点儿懵,其余的人也是大为震惊,就在王员外走了一小半路程的时候,那夜魔头领终于明白了过来,愤怒地往前冲去, 
    然而他一动,最外面的那些石像也跟着动了, 
    首先冲到最前面的,已然是那虎头大汉,手中一把巨大的阔剑,斩向了那夜魔头领来, 
    它一动,其他的石像也都动了, 
    一时间混战又生成,然而让人惊诧万分的,是这边混战不休,而王员外那边却是风平浪静,除了磕头留下的血迹之外,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那夜魔头领中计了, 
    他与王员外协议之后,让开了路来,却给王员外占了先机,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王员外已经走到了石像长道的前面去,他想要阻止,就得先面对那些恐怖的石像, 
    这种戏弄让夜魔头领有些发狂,他猛然一喝,突然间身子里面浮现出了一条狰狞的黑色真龙来, 
    这真龙透体而出,朝着前方猛然冲去,手中的爪子也探向了高台之上, 
    而这个时候的王员外,离那伏羲氏面前的桌子,也只有七八米远, 
    这一点儿的距离,对于修行者来说,只不过一个冲刺, 
    呼吸之间而已, 
    我站在场外,双眼瞪得滚圆,就想知道一件事情龟甲,归谁,

猜你喜欢: 《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 《八零好时光》 《极品圣僧》 《[综]我们城主冷艳高贵》 《一品逃犯》 《昭昭大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