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小观音的身份

    与我交手的这个对手是青丘峰的主人,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的青丘老母,这个事儿在对方亮出了九尾之时,我就已经猜到了, 
    据青丘雁的说法,青丘一脉的纯正血脉并不算多,而拥有多尾的更是少之又少, 
    能够有九尾的青丘一脉,我见过的,就只有她的师父青丘鸿, 
    这一位的实力,可要比青丘鸿强得太多,我若不是拥有着源源不断的磅礴龙脉之力,只怕早就给对方击败了, 
    不过即便是知道,我也没有任何示弱的意思,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倘若往后退了,那么接下来我就休想将小观音给带走离去, 
    这个时候我得表现出无比的强势来,镇得住对方,以后才会有说话的权力,而如果我温良恭俭让,规规矩矩地接受了对方的一切为难,只怕回头我就给扣一个私闯内院的帽子,将我给直接囚禁了去, 
    在这个地方,实力才是一切, 
    有了实力,才能够有被别人尊重的基础, 
    所以虽然听到了青丘雁的喊声,但我却并没有后退一步,也没有收起我的磅礴气息来, 
    而那青丘老母也没有收起攻势, 
    双方持续比拼,如此持续了三十多秒钟,那青丘老母的脸色变得有些黯淡,方才抬起头来,开口说道:“果然是鸿儿都曾经夸赞过的顶尖强者,不错,的确不错……” 
    她说着,却是自己收起了那遮天蔽日的巨大绒尾来, 
    而在对方收起来的一瞬间,我也没有再持续,也收起了倾泻而出的龙脉社稷图,拱手说道:“承蒙老祖夸奖,失敬失敬,” 
    两人劲气一收,场间恐怖的气息顿时消逝了去,那老妇人站立原地,整个人隐隐约约,仿佛幻影一般, 
    我的气机更是完全锁定不住对方, 
    不愧是高手, 
    我们两人停手,而这个时候青丘雁赶忙挤入中间来,直接跪倒在地,然后开口说道:“老祖,王明是我带进内院来的,所有的后果,由我一力承担,还请你们不要误会,伤了和气,” 
    她诚惶诚恐,显然是对这位青丘老祖怕到了骨子里,而老祖却显得和煦春风,说王明此人乃人中龙凤,与那些凡夫俗子并不一般,我不会怪罪的, 
    这时旁边走来一人,却正是青丘鸿, 
    她微微一笑,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王先生既然来到了我青丘做客,那便请去殿上一行,吃口茶,免得旁人说怠慢了您……” 
    我在这绝对不许男人进入的青丘内院,而且还是青丘雁的闺房之中给人逮了一个正着,本来就是理亏, 
    之前硬气的交手,只不过是为了获得一个体面的对待,现如今人家都表达了善意,我若是还矫情的话,这事儿可就下不来台了, 
    所以瞧见青丘老母和青丘鸿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友善,我也是连忙拱手道歉, 
    随后我跟着三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处亭子里, 
    这亭子修建得十分奢华,突出于山崖之间,脚下是缭绕云雾,远眺而望,白雪皑皑的风景进入眼中, 
    亭中有石桌,四人各自坐下,自有侍女过来斟茶, 
    那茶是好茶,雪莲炒制,经水一泡,顿时就有一股沁鼻的异香,让人脑子一下子就舒展了开来, 
    这青丘老母别看与人拼斗的时候十分凶猛,但是寻常之时,却非常慈祥,让人如沐春风,感觉十分亲近,不过与她正经交过手,我知道这样的人城府很深,绝对不能够看表面,所以我倒也十分小心,简单寒暄两句,然后我问起了小妖姑娘的事情, 
    她们告诉我,说小妖已经随着她们回来了,目前正在外院之中等待, 
    说罢,她们便问起了我的情况来, 
    她们这一次去魔巢,特地花时间找了一下我,却并没有半点儿踪迹,好是耗费了一些时间,却不曾想我已经抵达了青丘,还到了内院来, 
    我将与鼠四他们的说法在这里重新提了一便,然后问起了她们去魔巢的经过, 
    谈话的气氛很好,由青丘鸿跟我讲了一下这一次去魔巢的经历,告诉我她们赶到的时候,魔巢一片狼藉,能够瞧见大片大片的尸体,至于一直被囚禁于山体生出的那史前魔头,居然也了无生息了去,只是并没有瞧见蛇仙儿母子的踪迹, 
    她们在魔巢搜寻了许久,觉得想必是这两虎相争,都受了伤,故而仓惶逃离了去, 
    所以她们最终将那魔巢给重新封印了起来,然后回到了青丘, 
    说到这里,青丘老母突然间看向了我,说王先生,我听说当日两魔交战,你在现场,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你可知晓, 
    我摇头,说不,当时我趁乱逃离,至于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得而知, 
    青丘老母盯着我,说哦,是么, 
    我抬起头来,说哦,老母对我有什么怀疑么, 
    青丘老母摇头,说不,我只是觉得有一点很是奇怪而已, 
    我说怎么了, 
    青丘老母沉声说道:“我青丘一族,在此镇守不知多少岁月,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史前巨兽无法消灭,只有封印住;然而这一次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史前巨魔已经变成了烂肉一团,再无声息连天人都无法将其消灭,而此刻却死在了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啊,不会吧,那玩意好恐怖的,完全就是一座肉山,能有什么办法将其消灭, 
    青丘老母说你也不知道, 
    我说当然,我若是能够将其杀了,又何必仓皇逃离, 
    青丘老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方才问道:“不知道王先生打算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我拱手,说之前的事情叨扰诸位了,我也不敢多麻烦大家,准备等我女朋友的伤好一些了,就离开这里, 
    青丘老母一愣,说你女朋友, 
    青丘雁在旁边小声说道:“就是那个小观音……” 
    啊, 
    青丘老母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而旁边的青丘鸿则一字一句地说道:“是青衣魃吧,” 
    我直视着两人,平静地说道:“不,她是我的女友,” 
    青丘老母盯着我,说你准备带走她,带到哪儿去, 
    我毫不犹豫地说道:“带回苗疆万毒窟去,” 
    青丘老母说我之前听雁子说了,她已经跟你讲明了一切,现如今的那具身体里面,并没有什么小观音,而是被封印的青衣魃,对不对, 
    我盯着对方的双眼,说老母什么意思, 
    青丘老母开口说道:“我的意见,是将那她放在我们这里待着,一是帮忙看管,二也能够助其修行,一举两得,你觉得如何,” 
    我平静地看了一下她,然后摇头,说不行, 
    青丘老母眉头一扬,说为什么, 
    我说人是我从蛇仙儿的手中抢出来的,尽管是暂时交给了青丘雁,但并不是说就任由你们处置了,这是第一;其次她是我的女友,我不确定她什么时候回来,但我不想她回来的时候,面对着一帮不认识的人,而且还是以一个囚犯的身份…… 
    不认识的人, 
    青丘老母听到我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旁边的青丘鸿也笑了, 
    我给她们笑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青丘老母看着我,笑着说道:“其实你的女朋友是小观音,而不是青衣魃,我说的对吧,” 
    我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害怕对方的语言里面有逻辑陷阱,所以没有敢回话,而那青丘老母却笑吟吟地说道:“你知道她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小观音,知不知道她的上一世,又叫做什么,” 
    啊, 
    小观音的上一世,叫做什么, 
    这个啊…… 
    我给对方直接问懵了,对于小观音,我知道得不多,大概知晓她其实是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的师妹,曾经死去,后来又重现于人间, 
    但这绝对不是她最终的身份,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从清源妙道真君那儿借得这三尖两刃刀给我来用, 
    那么小观音的上一世又叫做什么呢, 
    难不成叫做大慈大悲南无观世音菩萨不成, 
    瞧见我愣在了当场,青丘老母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随后她也没有等我问起,而是开口说道:“她的前世,与我青丘一族关系很大,甚至可以这么说,若是没有她当年的帮助,只怕我青丘一族早就如同其他的洪荒遗族一般,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所以说,她对我族有大恩,就凭这一点,就算是拼掉我全族人的性命,也不会让她有半分危险的,” 
    青丘鸿在旁边也说道:“对,之前的时候,我是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她就是那人,要不然也不会有所冲突你放心,论情义,论交情,你可不如我们,” 
    我听得满脑子的疑惑,忍不住问道:“那个……她之前,到底是什么来着,” 
    青丘老母盯着我,说你真不知道, 
    我摇头,说不知道啊, 
    青丘老母沉吟了一番,说既然她不跟你提及,那我还是不说算了…… 
    我瞪着眼,说你们不说,我就带人走, 
    青丘老母叹了一口气,像看牛粪一样地瞧着我,说她啊,她就是九天玄女啊,你这个笨蛋,

猜你喜欢: 《一拳一个魔法师》 《宫夜宵和程漓月》 《剑碑谷主》 《仙景》 《女政府办主任》 《执剑情长》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