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目巫

    不管到什么时候,人们对叛徒的痛恨,都远远要超过敌人,这几乎是人类的天性, 
    因为信任受到了背叛,这才是最让人气愤的, 
    面对着白纸扇的质疑,良辰大和尚却显得很平静,面无惧色地说道:“总舵主,不管你怎么说,我只是被人胁迫而已,并没有伤害到任何水寨的兄弟,我问心无愧,” 
    陆勇冷然,一笑,说好一个问心无愧,我说你为什么火急火燎地跑到这儿来,连潘子都不肯等,原来是这里面有猫腻, 
    大和尚没有说话了,扭过头去不看他, 
    洛小北这时说道:“你们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并不关心,不过陆总舵主,你既然想要在这里清理门户,不如将门给让出来,让我们先进去瞧一瞧,你说可好,” 
    没有等陆勇回答,旁边的白纸扇就将那轰走无支祁的竹筒子对准了我们,然后说道:“这地方是我们拼尽了兄弟性命方才打开来的,你们什么都没有付出,就想进去,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洛小北是个强词夺理的女子,故意竖了一下眉头,说过分么, 
    她指着我们那边的野兽尸体,说我们那儿,就好像没有遇到麻烦一样,死人,只能说明本事不济而已;再说了,这泗水龙宫可不是有主之物,谁人都可进入其中,你们在这儿难不成还在这里竖一招牌,然后开始收起门票来么, 
    陆勇指着她的?子,说我还没有跟你算之前在外面偷袭击杀我水寨成员的账呢, 
    洛小北一偏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说道:“也就是说,咱们现在谈不拢,准备动手咯,” 
    她有着我在旁边做靠山,十分强势, 
    陆勇被她的态度刺激到,十分愤怒,身子往前一涌,就要动手,却被白纸扇给死死拦住,苦苦劝了两声,这才没有起了冲突, 
    白纸扇劝住了陆勇,然后朝着我拱手,说这位先生请了, 
    我拱了拱手,说我只是路过的吃瓜群众,用不着在意我的…… 
    白纸扇眯着眼睛,说我可知晓,这位洛姑娘之所以这般嚣张,可都是因为阁下你的缘故, 
    我笑了笑,说哦,是么, 
    我显得很平淡,而越是平淡,白纸扇脸上的戒备越是浓重,他眯着眼睛打量我,然后说道:“阁下什么想法,” 
    我笑了笑,说道:“你刚才说那无支祁只不过是强弩之末,这事儿我即同意,也不赞同那畜生被锁在这里,不知道多少时间,尚且能够收服周围这些山魅野怪,而一旦脱去了束缚,必然能够在里面的龙宫之中,找到快速恢复身体的药物或者办法,如果我们再在这里争来夺去,说不定过一会儿,它便会杀将出来,取我们性命,” 
    白纸扇听了,忍不住地眉头一跳, 
    我继续说道:“照我说,大家先停战,进去看一看里面并非一路坦途,而泗水龙宫之中好处众多,大家何必独占,各取所需,岂不是更好,” 
    白纸扇说若是大家都争一物,那该如何, 
    我平静地笑了,说自然是先到先得, 
    白纸扇沉吟,而陆勇则是一脸错愕,与他低声嘀咕几句,两人刻意地压低了声音,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并不着急,对方不同意,那么直接开打就是,我反正也不会太怯场, 
    唯一头疼的事情,就是一旦我使出了招牌的法器来,就有可能被人猜到了我的身份,而这些人绝对不可能像洛小北一样,又帮我隐瞒身份的可能,所以只要他们活着,我就有可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而一旦我的身份传出去,江湖和朝堂之上必然就会掀起一片风雨, 
    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所以我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钧,将人给全部击杀了去,当做是灭口, 
    连云十二水寨那边崩了半分钟,陆勇终于恨恨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松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各自进入龙宫之中,各取所需吧……” 
    他没有再与我们为难,也没有继续停留,而是顺着虚掩而开的大门,直接进入了那里面去, 
    旁边的黑天蛟似乎并不乐意,进里面去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争吵声从里面传来, 
    洛小北生怕便宜给人占了,赶忙跟着过去,而我则回头看了一眼全程都有些茫然的良辰大和尚,笑了笑,说你走么, 
    那大和尚看了我一眼,愤愤说道:“入宝山而空手归,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说罢他也跟着往前走,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话,也跟着进了那龙宫里面去, 
    穿过那大门之中,往里走,又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怪石嶙峋,似乎还有许多的石雕,虽然年代久远,许多都有破损,但也还是能够瞧出一些端倪来的, 
    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墙壁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散发出一些蓝色的微光来,让人能够将周遭打量清楚, 
    我进来之后,驻足而亡,只见我们这边是一片平地,往前十米之外,有一条暗河,河上修得有那雕栏和石桥,看样子都很古老,却能够瞧得出人工修葺过的痕迹,而在一大片上下相连的石笋、钟乳石的间隙,我能够瞧见更里面的那儿,还有一大片的平地, 
    那个地方,地下似乎砌得有砖铺平地,十分大气, 
    就在我们驻足观望的时候,连云十二水寨的总舵主陆勇、白纸扇潘东威和千通集团的黑天蛟等人都已经越过了那石桥,走到了那边去, 
    他们听到我说了一句“先到先得”,颇觉得有礼,于是便是行色匆匆,走得匆忙, 
    而洛小北却显得比较精明,进来之后,并不忙着往前走,而是四处打量一番, 
    她在观察这地方的风水,以及我们的后路, 
    对于这个小妞儿,我并非十足的信任,我相信一旦遇到了危险,她绝对会抛下我不管,自己一个人独自逃离, 
    至于良辰大和尚,他对我恨意浓烈,更是不可信任, 
    所以说,这会儿能够帮我的,也就只有我自己, 
    我们这边停顿不前,大和尚忍不住了,率先带着自己的人越过了石桥,而洛小北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说道:“王明……”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觉得当着这些人的面叫我名字,合适么, 
    洛小北缩了一下脖子,说他们不是不在么,再说了,我不叫你这个,该叫你什么呢, 
    我看了她一眼,说随你, 
    洛小北说我不跟你扯这个,你说,这偌大的地方,龙涎水到底在哪儿呢, 
    我说我也是第一次来,你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选错了对象, 
    洛小北说那我该问谁, 
    我说你觉得谁对这儿的情况最是熟悉呢, 
    洛小北眼珠子一转,说难不成你让我去问那个被封禁在这里的无支祁, 
    我笑了笑,说走吧,先去看一看,到底什么情况再说吧…… 
    我来到这儿,所为的是找寻那九州?,那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形状,我其实并不知晓,要万一弄出一个乌龙,找错了东西,那可就有点儿尴尬了, 
    我不快不慢,来到了那边的石桥之上, 
    别人走这儿的时候,匆匆而行,然而我却是驻足停留了一会儿,打量了一下桥下的暗河,却见这水流汹涌,不知道去往何方, 
    我瞧见那黝黑的水,心中一动,随手捡了一块石头,往下面一扔, 
    石子落入水中,突然间那水面一阵翻涌,却有一张丑恶无比的巨吻从水中猛然窜出,张开的嘴上一片白森森的牙,让人欲呕的腥气从里面陡然冒了出来, 
    这又是一条鳄鱼,而且瞧见它的这体型和模样,应该还是一头史前巨鳄, 
    现如今的鳄鱼,可没有这么大体型的, 
    我打量了一下这条在水中翻腾的家伙,方才继续往前,过了河,又越过了一大片的石笋林,来到了前面的那一片空地,瞧见这儿的正中间,有一个高出平地三丈的高台,上面似乎有一块石碑,而在通往那高台的道路两旁,分别队列而排,足足有十八樽石?,大的足有一丈多高,小的也有成人一般的高度, 
    这些石?瞧得我一阵错愕, 
    流落到这泗水龙宫之中的,只有一尊九州?,这十八个里面,到底哪个是,又或者全部都不是呢, 
    我没有见过九州?,所以两眼一黑,完全发懵,而就在我打量着这些石?的时候,突然间前面刮出了一股乌泱泱的黑风,在上空翻腾一下,最后落到了地面上来,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巨人,它高有七米多,如人一般模样,只不过额头之上,还有一只眼睛, 
    它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三目巨人,但似乎又强横许多, 
    巫族, 
    我的心中一跳,而这个时候那巨人生成之后,额头之上的眼睛陡然一睁,无数青光从中浮现,照亮整个空间, 
    它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大声吼道:“无知的蝼蚁,你们竟然将那无支祁给放了出来,是什么让你们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难道是贪欲么……”

猜你喜欢: 《剑娘》 《最后的帝师》 《我是妖皇》 《甜妻高不可攀》 《黄昏的九翼天使》 《重生妖狐乱世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