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考玉彪

    考玉彪,外号厄运血手,门萨智商俱乐部会员,华裔大盗,因为潜进卢浮宫偷窃,给法国政府通缉,并且还被法国教区的红衣大主教奥尔巴赫发布了地下通缉令,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我的朋友, 
    当听到我喊出这名字来的时候,那家伙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犹豫地说道:“华人,等等,你的声音,我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 
    我摸出了当初km送的银色十字架,说瞧见这东西,眼熟不, 
    考玉彪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来,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王、王哥,” 
    我说哟,还记得我啊, 
    考玉彪说不是,你怎么会在这儿的,这里可是拉斯维加斯…… 
    我说怎么了,就许你来这美帝国主义的销金窟花天酒地,我就不能过来长长见识了, 
    考玉彪有些语无伦次,说不是、你、哎呀,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啊, 
    我笑了,说简单的易容术而已,怎么,有时间么,我们聊聊, 
    考玉彪一拍大腿,说太有时间了,见到你,再大的事情都得延后我艹,真的是太意外了,我还以为碰到仇家了呢,没想到居然是你……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而这个时候,?胖子和方怡也跟了过来,说怎么回事,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我碰见一朋友了, 
    ?胖子看了一眼考玉彪,说你还真的是交游遍天下啊,这地方都还能够碰到熟人, 
    我耸了耸肩膀,说可不,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呢, 
    ?胖子瞧见我跟考玉彪有话要谈,也不打扰,说房间你知道的,我和方怡去找点儿关系,弄一下那拍卖会的门票,你们聊吧, 
    他们并不久留,转身而走,而考玉彪则看着我,说王哥,什么拍卖会, 
    我左右看了一下,说走,回我房间了, 
    考玉彪跟着我回到了酒店房间,门关上之后,我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看着她,说你不是跟着宁檬一起混的么,怎么没事儿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别跟我说你泡过这儿来,单纯是为了赌博啊…… 
    考玉彪笑了,说王哥,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这次过来,是干活儿的, 
    我说哦,之前那一堆东西还不够你花销,又是哪个倒霉鬼给你看上了, 
    考玉彪笑了,说王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偷窃这事儿,我当真是一爱好,并不以此谋生不瞒你说,我这次过来呢,是为了一幅图, 
    我说什么图, 
    啪, 
    考玉彪打了一个响指,说这幅图叫做《龙生九子图》,是唐代大画家、传奇画圣吴道子的作品吴道子曾随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体会用笔之道,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鸟兽、草木、楼阁等,尤精于佛道、神怪和人物,而据说这副《龙生九子图》里面,有惊天的秘密,一直被皇家收藏,后来到了清朝,供奉在圆明园之中,八国联军入京,这画就落入了英军统帅爱德华·霍巴特·西摩尔的手中…… 
    我说那现在又在哪里呢, 
    考玉彪说下个星期在百乐宫举行的奥氏兄弟拍卖会名单里面,就出现了这个东西,我听到了,心痒难耐,就跑过来了, 
    我眯着眼睛,说哦,奥氏兄弟拍卖会, 
    考玉彪瞧见我似笑非笑的表情,恍然大悟,说考,我说王哥你怎么平白无故跑到这鬼地方来呢,难不成也是为了《龙生九子图》,如果是这样,王哥,那东西归你,我不跟你争…… 
    我说你倒是仗义, 
    考玉彪说那可不是,没有你王哥,哪里有我的今天, 
    我说那倒不必,我不是从那《龙生九子图》来的,我找的是另外一件藏品,叫做“勇者之心”, 
    考玉彪显然是对拍品有做过研究的,一听我说起,顿时就笑了,说嘿哟,这当真是两个贼伸进了一个口袋里面去,王哥,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搭一个伴儿,咱们各取所需,你看如何, 
    我说好啊,不过我对这里面的情况并不了解,还得你帮忙介绍一下, 
    考玉彪说东西据说暂时还没有到拍卖方手中,交接大概会在两天之后,而关于藏品的安保,会交给南非的?水保全公司来处理,而据我所知,?水手中有一个很强大的团队,里面全部都是修行者,或者是地下世界的恶棍组成,想要从他们的手里偷走东西,这难度有点儿大…… 
    我说你是怎么想的, 
    考玉彪说我之前的想法,是等交易达成之后,制造混乱,趁机抢走那画品,又或者确定买家的具体情况,最后下手跟?水公司那帮人交手,我还是有点儿怯的, 
    我有些诧异,说不会吧,你卢浮宫都进的,法国的红衣大主教都敢得罪,?水公司你害怕, 
    考玉彪说王哥你不知道,?水公司所在南非,但其实是米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养的一条饿犬,不但在中东和非洲搅风搅雨,而且在南美也有大笔的生意,更重要的是他们借着全球的业务,拉拢了很大的一批恶棍,如果惹到了他们,可以说咱们根本就走不出米国…… 
    我笑了,说如果不让他们知道呢, 
    考玉彪说这怎么可能, 
    我说好吧,既然你怕了,这事儿就当做我们没有谈过, 
    听到我的激将法,考玉彪的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嘿嘿笑了起来,说王哥你也别激我,我刚才说的想法,是之前的,遇到了你,这事儿就不同了你能够联系得到威尔冈格罗不, 
    我说联系他干嘛, 
    考玉彪说干嘛,他现如今的风头可是正盛,不但欧洲有着庞大势力,而且我还听说他的触角已经伸到了北美这边来,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这事儿或许还有转机, 
    我摇头,说不,这事儿我不想?烦他, 
    啊, 
    考玉彪平摊双手,十分不解地说道:“为什么啊,” 
    我说我就准备一个人行动,如果你能够协助我,我可以帮你拿到那个《龙生九子图》,如果你不参与,我就自己来, 
    呼…… 
    考玉彪下意识地写了一口凉气,说王哥,你说这话儿,是认真的, 
    我点头,肯定地说道:“对,” 
    考玉彪沉?了一会儿,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王哥,如果真的要干,我得知道你现在的修为到底有多强这事儿牵扯太大了,如果本事不济,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笑了,说你是怕我担不住?水公司请来的那帮强人吧, 
    考玉彪说对,那帮人我稍微地从侧面了解过一些,都是顶尖的好手,其中一个叫做恶梦天使的女人,手上的血腥无数,凶名在全世界都有传播;我的意思是,能不跟他们正面冲突,最好还是别…… 
    我伸手,说不用,你伸手过来, 
    考玉彪没有犹豫,伸出了右手,我伸手与他相握,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他的一缕意识吸进了我的龙脉社稷图里面去, 
    啊…… 
    仅仅是两秒钟,考玉彪就有点儿受不了,忍不住地大声叫唤了起来, 
    我感觉到了他的脆弱,将阻断了那意识,而考玉彪被我一送,直接退到了床上去, 
    他躺在床上,两秒钟之后,一跃而起,满头大汗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方才喃喃说道:“王哥,刚才那个,是……” 
    我笑了笑,说我的部分实力,你觉得如何, 
    考玉彪激动得不能自已,恨不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说太牛了啊,王哥,就凭你这水准,别的不说,那拍卖会里面的东西,可不就是随便拿么, 
    他兴奋得来回走着,口中喃喃自语,越说越兴奋,过了一会儿,说王哥,这事儿咱们敲定下来,我现在立刻就去打探消息,把情报工作给你弄好,回头的时候,我们再确定具体的行动计划,你说好么, 
    我笑了,说正有此意, 
    猫有猫路、鼠有鼠路,我之所以邀请考玉彪入伙,就是因为之前他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也知道这个家伙有着不为人知的惊人实力, 
    谈完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们两人方才开始叙旧,聊一聊当初在巴?的往事,以及大家伙儿的去处, 
    我告诉他老鬼在养伤,没有跟我一起来,而他在跟我说宁檬已经完全掌控住了她父亲传下来的产业,并且与威尔的合作也十分多,算是立足了脚跟;至于km,后来他又见过了一次,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打招呼而已, 
    据说他现如今已经混进了?暗议会的高层里面去了, 
    至于到底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简单讲了一下自己这两年的经历,然后告诉考玉彪,让他不要透露我的身份,也别跟任何人说见到过我, 
    他表示了解, 
    送走了考玉彪之后,我有点儿兴奋, 
    正所谓瞌睡来了有枕头,说的就是这事儿,有了考玉彪的帮忙,我就解决了许多问题,特别是情报工作,这正是我们所欠缺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想着难道是考玉彪回来了, 
    我走到门口,从猫眼里往外瞧了一眼,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一个金发女郎, 
    什么情况,

猜你喜欢: 《我靠充钱当武帝》 《睡醒的相府千金[重生]》 《我不成仙》 《带着系统去装逼》 《宁欢》 《朱颜女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