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千年浩劫

    我伸手拦住这算命老头儿,说先生别走,算完命向, 
    那老头儿被我拉住,一脸蛋疼,说小兄弟,你的命数贵不可言,我这一个趟江湖跑码头的算命先生,哪里敢跟你算命,不了、不了,要是泄露了天机,到时候老天把小老儿的小命给勾去了,那我岂不是日了狗, 
    他这般说,我忍不住笑了,说先生别这么说,就算不给我算命,咱们坐下来,聊聊天总成吧, 
    老头儿打量着我,一脸无奈地说道:“瞧你这意思,我是走不了对吧,” 
    我说指着您救命呢,肯定不能放你走, 
    老头儿没办法,只有重新坐在了小马扎上,将白布放了下来,不过还是有些气愤,说你小子蹲了我好几天了对吧, 
    我笑,说的确,找您可真不容易,要不是您保持着老手艺人的传统,隔三差五跑出来给小老百姓算个命啥的,我还真的得跑到大内去找您了, 
    老头儿说依你现在的本事,去大内问题也不大吧, 
    我说那怎么成,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老头儿说你现在知道小心翼翼了,当初跟王红旗内外勾结的时候,没有想过这一茬,你知不知道多少大内供奉的皇家高手一提到你的名字,就恨得牙根发痒,你以为当今之世,你们这一派的龙脉家族散了,就没有龙脉守护家族了,你以为皇家供奉的实力,会比那些天下十大弱, 
    听到他一连串的质问,我这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把这江湖和朝堂之间的差距想得太小, 
    其实仔细想一想,铁?神算刘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大内之中,除了第一高手黄天望之外,难道就没有第二高手、第三高手了,要知道那龙脉的作用,除了在气运玄学上面支撑着朝代更替和兴衰,最大的作用,就是帮朝堂培养顶尖的修行者, 
    龙脉即是皇权,这一点古已有之,这也是为什么龙脉守护家族人才辈出的原因所在,因为无论是起点,还是修行的路途上,都比普通的修行者走的更远, 
    倘若说洞天福地是修行加速器的话,那么龙脉简直就是火箭助推器, 
    这也是一种维系平衡的办法,也就是世间的道,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陷入了沉默,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心情的低落,铁?神算刘却反而笑了出来,对我说道:“不过你也别有太多的担心,王红旗这个老土匪呢,到底还是眼光刁钻,居然选择了这么一个办法,在南海剑怪发难的时候,用了顺水推舟的这一手,只要你能够成长起来,取代掉王红旗当年的地位,占据主动位置的人,反而是你,” 
    我摇头,说先生,我不太喜欢束手束脚的日子,天大的权力也不干, 
    铁?神算刘说我知道,像你们这一代的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你们到底还是欠了一些历练,看不清这世界的本质,王红旗当年在你这般的年纪,还不是啸聚山林当胡子,不过等到多年之后,你自然就会明白,这条路,是命,谁也逃不掉, 
    听到他的话,我自然不可能很中二地喊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而是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别人,我就当做是放屁,但面前的这个人不同, 
    他是麻衣神相门当代的执掌人,如果说文夫子的行业里,要给这帮专攻算命、命理的江湖先生排个名次的话,我觉得除了那些隐世不出的高人之外,他得排第一, 
    这个人的话语别看不着调,但往往都能够一语成谶, 
    仔细想一想,无论是王红旗,还是黄天望,又或者陶晋鸿、善扬真人、海常真人等等,世间最顶尖的人物,几乎没有几个独行江湖的散人, 
    而且他们最终还是归到了朝堂的这一面大旗之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有的事情,你不能多想,因为细思极恐, 
    我没有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下去,关于命数,这种东西铁?神算刘不敢跟我算,我自己也不敢多想,未来会是什么模样,这个谁也不敢轻言,眼下只能见一步走一步,而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帮我师父转世重生之事, 
    我说先生乃世间神人,能不能猜到我找你所为何事, 
    铁?神算刘白了我一眼,说我听说现在市面上你的悬赏花红,已经到了十亿美金这样的吓人数字,乖乖,这得是多少钱啊这个时候,你还敢出来转悠,看起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容我想一想啊…… 
    他伸出手指来,装模作样地掐了一会儿指头,然后说道:“传闻中黄门郎在米国给你干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过来找我,想必是为了你师父南海剑妖吧,” 
    呃…… 
    他这话儿一出,我但是就有一种被守株待兔了的感觉,下意识地往左右望去,想着莫不会有一大帮刀斧手正在蹲着我吧, 
    瞧见我下意识的反应,铁?神算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对我说道:“你别担心,不管如何,我与南海一脉还是颇有渊源的,做不出这般下作的事情;另外要是拿不住你,回头了,你去弄我麻衣神相的徒子徒孙,到时候我也是自找苦吃,还不如卖你一个人情,” 
    呃, 
    我先是一愣,随即惊喜地说道:“你的意思,是答应帮我这么一个忙,” 
    铁?神算刘说帮人谋算命术,这事儿是我的饭碗,有生意上门,怎么能够不接呢,不过你也知道,咱们算命先生这一行,靠的就是这一门手艺吃饭,帮也不能白帮,那也得是有代价的, 
    我点头,说那是自然,多少钱,您说个数, 
    铁?神算刘笑了,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是缺钱的人么, 
    我说您老人家现如今领的是朝廷的供奉,身上是凛凛的威风,自然不需要钱这种俗物这么说吧,您觉得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需要的,尽管直说, 
    铁?神算刘眯眼打量着我,突然笑了,说我若是让你将卷走的龙脉之气还回来,你可愿意, 
    啊, 
    听到铁?神算刘的话语,我先是一愣,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心中一狠,咬着牙说道:“可以,” 
    铁?神算刘听到我的话语,眉头一展,哈哈大笑了起来,弄得我莫名其妙, 
    好一会儿,他的笑声方才停止,对我说道:“看得出来,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若非如此,红旗兄也不会将未来的希望托付于你,想必他也是希望千年浩劫能够在你的手中得到终止我与他的看法不同,理想中的人选也不一样,不过如果这里面能多出一个你来,当是极好的……”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什么是千年浩劫, 
    铁?神算刘摇头,说这件事情,不可说,我若说了,活不过明天,有的事情,需要你们自己去经历,而我也不要你身上的那龙脉之气,你自己好好用着,将修为提升,日后应对浩劫的时候,能够活下来,那就是最好的我要的,是你的一个人情, 
    啊, 
    铁?神算刘的话语反转,让我有点儿捉摸不清,搞不明白他到底想要什么, 
    我说什么人情, 
    铁?神算刘说你欠我一个人情,日后若是有人持着我的信物来找你,要你帮忙做一件事情,只要是不违反你的原则,我希望你能够帮一下忙,这个可行, 
    相比之前归还龙脉的要求,他现如今说出来的条件简直就是太轻松, 
    只不过是让我帮一个忙而已,而且还是不违反我的原则, 
    也就是说,这事儿我可以帮,也可以不帮, 
    听到这儿,我也算是知道了铁?神算刘的心思来,看得出来,对于王红旗将龙脉之气传于我,让此刻的龙脉气息不再外泄的事情,他其实是不反对的, 
    为什么不反对,他没有说,但话语里却又提出了一个词来, 
    千年浩劫, 
    什么事千年浩劫,他不肯说,说自己若是说了,就活不过明天, 
    这话儿我分辨不出真假,但突然间心头却涌现出了一股明悟来,那就是在我们混沌无知的时候,有一些人却看见了很远的未来,他们或许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却是已经着手布局,培养出适合的人去应劫, 
    我是王红旗选出来的人选,而铁?神算刘似乎也有中意的人, 
    或许还有如王红旗、铁?神算刘一般的隐士高人,他们也在着手布局,所为的,是那个我并不是很了解的千年浩劫, 
    这般想,我总算是将思路理清楚了,然而心情却有些压抑, 
    到底什么事情,能够让王红旗、铁指神算刘这样的高人还感觉到棘手不已,让他们不得不做出许多违反自己原则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 
    不过我却是点头答应了,说前辈日后但凡有所差遣,王明定然全力以赴,不敢保留, 
    哈、哈、哈…… 
    铁?神算刘的神情有些落寞,说希望如此吧,唉……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说把你师父交给我,我来给他估算一番吧……

猜你喜欢: 《重生之武侠神话》 《乱世之医手遮天》 《阴缘冥定》 《异界董事长》 《阴阳往事》 《神殒纪元》

热门小说